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麻将作弊器破解版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游戏|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杭州天皇牌具约克一个饭店的服务员亚当告诉记者,涨薪后增加的钱将有助于他实现成为演员的梦想,而亚当的同事克莱尔则不是很开心,因为她不到25岁,所以一年将比亚当少收入至少1000英镑,“我们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儿。

2016-05-22 <时钟> 来源:2014最新出千赌具 参与互动 

他的前妻表示不想见他。  来源:姚记扑克背面认牌990

据塞浦路斯国家广播公司消息,一架从埃及亚历山大前往开罗的客机遭劫持,迫降塞浦路斯拉纳卡机场。

所有的埃及籍和穆斯林乘客都获释后,机舱内空荡荡的,气氛十分紧张。

原标题:1000万也门儿童处境悲惨:沦为炮灰 死伤致残

  记者走访

  原标题:男子举报打鱼机窝点 收到“死亡电话”威胁

  11月25日,长沙天马安置小区“打鱼机”赌博窝点内,一小女孩背着书包靠在墙上,看着玩“打鱼机”的母亲。视频截图

  “来我这玩(打鱼机)可以,搞别的名堂你就会死。”11月25日下午5点24分,刘军(化名)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威胁后,回出租屋收拾东西离开长沙。

  1个小时前,刘军做了一个决定,带记者进长沙岳麓区天马安置小区,搜集各大窝点的赌博证据,“一定要曝光取缔,莫再害人了。”记者调查发现,该小区至少有四个“打鱼机”赌博窝点。

  这些窝点,刘军非常熟悉,他曾在这里疯狂地玩打鱼机,直到输光最后一万块钱,妻离子散。

  母亲沉迷打鱼机,年幼女儿旁边哭泣

  长沙天马安置小区为开放式小区,居民大多以租赁户为主。打鱼机在小区内盛行,若非熟客带路,陌生人根本找不到赌博窝点。为搜集证据,刘军带着记者先后去到他平时常去的四家窝点。

  新手很快赢400,赌徒半小时输2000

  25日下午4点多,小区78栋某单元楼一楼,刘军来到楼梯口左边一户门前。门上角落处安装了门禁系统,一个监控探头正对着入口。他踢了两脚门,望了眼监控,不到30秒就有人开门。

  40多平米的屋内,摆放了两台打鱼机,5名男女正沉迷游戏中,一名中年女子负责收钱。“又来打鱼。”刘军显然是熟客,屋内六人都和他攀谈。角落一男子称,自己“半个小时就输了2000元。”

  记者注意到一张桌子模样的游戏机,屏幕上各种鱼儿游动,玩家花钱在打鱼机上“上分”后,就能用炮弹打出渔网捕鱼,如渔网捕鱼,就能得分,如玩家要求下机,可把剩余分数向店家兑换成现金,这处窝点100元可兑换1万分。见记者是生面孔,中年女子示意记者玩两把。

  在支付100元后,记者请刘军代为操作,只见他随意摇动操控杆,不到一分钟就赢了150元。随后,记者以见好就收为由,离开了该赌博窝点。三名女玩家一同出门,她们善意提醒记者,“你是新手才让你赢,莫跟着他(刘军)学打鱼。”

  79栋一楼某门面,大门紧闭的卷闸门上写着“开心麻将馆”,里面同样摆放了两台打鱼机,五名男女正在玩捕鱼,通过交谈获悉,他们的输赢较大。

  在77栋一楼,某餐馆旁一门面也是大门紧闭,刘军以同样的方式进入屋内。其中两个房间各摆放一台打鱼机,相对于第一家,这处窝点十分冷清,没有一人光顾,吧台一男一女负责收银。记者同样支付100元,刘军代玩捕鱼机,不到1分钟他就轻松赢取400元。为避免被怀疑,记者和刘军迅速离开。

  一名玩家用“捕鱼”赢来的分数向老板兑换现金。视频截图

  举报者收威胁电话:搞名堂就死

  82栋一楼,路过一处蓝色大门外,能清楚听到玩家拍打机器的声音。记者跟随刘军进入屋内发现,七八名男女围坐在两台打鱼机旁,有玩家输得快便垂头丧气,也有一些人偶尔捕到一条大鱼后大声吆喝,不大的出租屋内非常喧哗。

  正对大门处,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玩得很投入,不停地拨摇杆、击打按钮,而她的左手空地上,约四五岁的女儿正蹲在地上哭泣。

  见到记者要玩,老板示意小女孩站起来挪地方。记者从这名女玩家和围观人的交谈中发现,小女孩因考试成绩不好被责骂。见大人疯狂地沉迷于打鱼机,身着红色外套的小女孩神情落寞,她背靠在墙上,头发凌乱,眼角挂着泪水,哭泣一会后,目光呆滞地看着妈妈玩游戏,一言不发。

  就在记者离开82栋一楼窝点后,多名玩家提醒称,“25栋可以打鱼,还有好多栋都可以玩。”

  25日下午5点24分,刘军和记者离开这些赌博窝点后,他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先是询问他“你带人过来干什么?”随后,男子语气骤变,威胁刘军说,“来我这玩(打鱼机)可以,搞别的名堂你就会死。”

  挂断电话后,刘军说,“既然下定决心举报,那肯定是做好心理准备了。”

  最后一万块钱输了,死心了

  “现在妻离子散,钱输光了,人也死心了。”11月25日,长沙河西某咖啡餐馆里,头发凌乱的刘军点了根烟,陷进沙发,说他最后一万块钱在玩打鱼机时输了,现在婚离了,工作辞了,还经常被银行催款,已走投无路。而在迷上打鱼机前,他是名校毕业生,月入过万,有妻有儿,一切本应很美好。

  赌博时不带包,就把钱插在身上

  刘军告诉记者,5年前他从中南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医疗机构,并长驻省内某三甲医院,还担任了副组长,“月收入上万,工作时间一天只有6个小时。”

  “闲。”刘军说,也许正是太闲,2014年底,自己在朋友的带动下,慢慢染上了玩打鱼机的赌瘾。“有时一玩就是一天一夜。”刘军说,后来他不仅玩打鱼机,还玩过连线机、老虎机等电子赌博。近一年时间里,不仅卖了车,把老婆的银行卡偷出来,还把自己原来所有的积蓄都输了。

  不过,说起之前的疯狂,刘军仍露出一丝“豪气”。

  “那时我也不带包,就把钱插在身上。”说起曾经的“辉煌”,刘军不禁从沙发上直起腰,往腰身比划了几下,又弹了弹烟灰,说他上半年曾带过5万元现金去汽车西站附近玩连线机,当时一晚就赢了5万,这让他“赌性”大发并一发不可收拾。

  但这样的好日子只是昙花一现。在接下来的日子,刘军经常彻夜不归,大进大出后,已经输了几十万。

  “赢不过机子的。”刘军重又缩回沙发,说后来那个店子封了,他又“转战”到天马安置小区开始玩打鱼机。

  直到10月初,当身上的最后一万块钱在一夜之间输光,打鱼机老板不再让他玩时,他才明白,一切都完了。

  生活本可以越来越好

  “现在身上就只有一千多块钱了。”25日中午,29岁的刘军神情落寞,说如果还不能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他可能就只有厚着脸皮回老家了。

  “难。”刚说完,刘军又补了句,说他妈妈已多次跟他说过,孙子可放回老家带,但儿子就不要再回去了。“说丢不起那个人。”

  刘军苦笑了一下,说自己玩打鱼机输掉几十万,上个月离婚的事也在老家传开,弟弟还为此与自己打了一架。

  现在,他工作辞了,也离婚了,还欠了近十万块钱债。“走投无路了。”刘军说,现在隔三差五收到银行的催款通知,他都不敢接电话了。刘军苦笑了一声说,如果不是玩打鱼机,他的生活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

  在还没有接触打鱼机前,刘军只是偶尔与朋友打打牌。因为工作清闲,他还把妻子和弟弟都介绍进了公司。

  2012年,刘军与小学同学再次相逢,不到三个月就扯了结婚证,2013年,夫妻俩靠自己的积蓄付了房屋首付,当年又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生活本来可以越来越好,但从2014年起,夫妻之间开始口角不断,到最后甚至双方互不理睬,儿子也放回了老家。

  “她很讨厌我玩这个。”刘军回忆,自从他跟朋友玩打鱼机后,老婆也有时彻夜不归,而他自己也越陷越深,终于在10月离了婚。“我什么也没拿,就拎了个袋子出门。”

  说起往事,刘军使劲抽烟嚼槟榔。刘军说,从读大学到现在住在家庭旅馆,他的轨迹一直就在河西这片校园附近。这段时间,他每天除了吃盒饭,就是上网找工作。“我还是定向越野一级运动员。”说起原来的大学生活,刘军声音轻飘飘地传过来,随之望向窗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警方

  已记录窝点位置并将汇报

  25日晚6点14分,获悉刘军安全离开长沙后,记者以普通市民身份拨打110报警举报这些赌博窝点,希望能派民警出警查处取缔。三分钟后,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桔子洲派出所民警与记者联系。当晚6点33分,两民警赶到天马安置小区,记录记者提供的四处赌博窝点位置后,民警表示,查处赌博窝点需要大量警力和提前部署,将向上级领导请示汇报此事,确定执法时间后第一时间联系记者。

  潇湘晨报记者向帅 吴和健 实习生张力文

【编辑:】
/fileftp/2015/03/2015-03-26/U33P4T47D32028F968DT20150327101944.jpg">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2014最新出千赌具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2014最新出千赌具,最先进牌九探测仪
千术扑克认牌技巧视频
用东西盖住的番摊能分析出结果吗
万龙牌具赌具
最新牌具牌九
麻将推锅子变牌绝技
骰子的玩法
广州天龙牌具厂家
福州高科技牌具
dk99分析仪厂家
广东最新扑克分析仪器
郑州赌具
三张扑克牌技巧

对于《卫报》有关为囚犯拍裸照一事的报道,中情局暂未作出回应。

法新社报道,许多从法国前往叙利亚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激进子出自中产阶层家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冲突各方立即停止对平民和平民建筑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包括学校和医院。

埃及政府方面及民航部门也已证实上述消息。


“倾销生态系统”